欢愉主妇-第二十二章 黑白(上)

作者:肥钋剑喙鲑芙鸾篱 2020-02-15 02:05:13

标签: 乌克兰美xXXX 伊人综合合线欧美

欢愉主妇

欢愉主妇-第二十二章 黑白(上)

伊人综合合线欧美 “哎,我就纳闷了,许青玉是怎么被你们抓到的?”

乌克兰美xXXX苏炳不依不挠地跟在脸色铁青的陆丰易身后,而陆丰易显然不想回答他,两个人像老鹰捉小鸡似的到处蹦哒。www.35xs.co

“你去问花将军啊!”

“他要是肯说我问你做什么?”

“那你去问谢子舒呗!”

不远处的谢子舒转过头幽幽地白了陆丰易一眼,后者的脸色更差了。

“看你这脸色,我就知道你肯定闯祸了哈哈哈!”

“苏炳你这个卑鄙小人离我远点!”

陆丰易为了躲开苏炳的追击奋勇地往身边一扑,只听“撕拉”一声,沈知秋宽大的衣袖被撕去一半。

看着沈知秋纤细白嫩的胳膊,陆丰易毫无察觉地咽下了一大口唾沫。

苏炳顺着陆丰易呆滞的目光看了过去,顿时也是一愣,“沈,沈知秋,你…”

沈知秋面无表情的将袖子往下拉了拉,试图遮住露出来的一截胳膊,却怎么也拉不下去。

这截玉臂纤细不说,还如玉一般的色泽温润,丝毫不像是男人的手臂。

看着那截暴露在空气中的胳膊和陆丰易**裸的眼神,苏炳忽感一阵烦躁。他猛地转身一拳打在了陆丰易的鼻子上。

“哎呦!”陆丰易连忙捂着自己的鼻子委屈不已,“苏炳你下手这么重是想干嘛!”

苏炳瞪了他一眼,又回头偷偷地去瞄沈知秋。

在沈知秋怔仲的片刻,萧祁就已脱下身上的袍子,披在了沈知秋身上。而他里面只剩一件单薄的雪白里衣。

“没想到这雍城的布料居然如此轻薄。”萧祁的眼中微微蕴起笑意。

“皇长孙殿下…”沈知秋看着萧祁单薄的里衣说不出话来,“其实,您只要给我一个袖子就行了。”

“…”萧祁不禁哑然失笑,“你穿着吧,结束了再还给我便是。就当…”

“你帮我保管。闪舞小说网 www.35xs.co”萧祁微微一笑,便跟着其他人先走一步。

沈知秋正愣着,身后就传来苏炳清凉的声音,“扭扭捏捏的做什么,没看到我们已经落后这么多了吗!”

苏炳走上前一把拽住沈知秋的衣服,但是动作却无比轻柔,沈知秋有些意外的抬头看他。

明显感受到了这道视线,苏炳脸色一红,“看什么看!我是怕一会儿用力过猛,又把你袖子给扯破了,那时候可就没人给你衣服了!”

……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了…

等两人赶到大门前,众人已经在摆弄清醒过半的许青玉了。

“这门的开关到底在哪里?”

花池将那竹杖举着,就连离他最远的沈知秋都感受到了一股戾气。

许青玉瘫倒在地上没什么反应,眸中却闪过一道寒光。

“喂,你什么眼神啊!”陆丰易见状赶紧跑到花池身后,“看在咱俩相识三年的交情上,我好心提醒你,这可是鼎鼎有名的花池大将军!”

“不想死就麻利的说,我们怎么进去!”

许青玉冷冷的看着他们一言不发,那闪着寒意的眼神似乎还带有某种挑战性。

“算了,还是让我来吧。”谢子舒一把推开众人挤到前方。

只见谢子舒亮出一把折扇,上面的香气熏得沈知秋双眼一眯。许青玉脸色也是一白。

“这味香可是有什么奇异之处?”萧若寒在他身后轻声问道。

“嗯,”谢子舒轻轻扬起折扇,飘散在空气中的香气几近让人窒息。

“它比寻常的香气足足香上十倍,并且还会最大程度地扩大人的嗅觉感官。”

谢子舒话音刚落,所有人自动退后几米,而瘫在地上动弹不得的许青玉似乎已经失去了翻白眼的能力,眼中也不见寒光。

“清逸第还是一次见识到比臭味还厉害的香气呢。闪舞小说网 www.35xs.co”花清逸一边捏着鼻子,一边却自己走上前去,抓住了许青玉的右手。

“花公子,你这是?”谢子舒有些意外的看着他把许青玉的手按到了一个凹印上。

让人吃惊的一幕出现了,只见许青玉的手刚被放上去还没一会儿,凹印旁的大门就自动弹了出来,差点没把人给吓死。

花清逸放下许青玉的手,嘴角微微翘起。一群白痴,要是自己再不出手,他们怕是能拖到明天早上。

“清逸!”花池赶紧上前踹了许青玉一脚,“太危险了,谁让你擅自行动的!”

看着花清逸不以为然的表情,沈知秋都能猜出这家伙的内心正在疯狂吐槽。

“门都已经开了,清逸又没错…”花清逸状似委屈地撅起嘴。

“几个大男人可真是唠叨!”苏炳上前拍了拍花清逸的肩膀,“清逸做得没错!咱们快进去吧,一会儿被这家伙的死士发现就惨了!”

苏炳话音未落,离他最近的萧若寒就一把扛起了许青玉首冲前锋,陆丰易也跟着花池紧跟其后,谢子舒见状也收起扇子跟在了萧若寒身后。

“世子殿下,还是让我来扛吧!”

“无碍,”萧若寒转过头微微一笑,“他很轻。”

“……………”

“让别人赶紧走,怎么自己倒愣上了。”萧祁来到苏炳和花清逸面前,“我猜想,有关许青玉的秘密,他们知道的,一定比我们更多。”

几人接着走进门内,紧跟着前面的队伍。

“按理说,这里面应该是一座金矿,这么重要的地方,居然都没有人看管吗?”花池皱起眉,“我们的进展会不会有些太顺利了?”

“许青玉身边的那几个黑衣人就是他的死士。”萧祁道,“不过花将军你们应该没见过吧?”

“我们兵分两路而来,自然得知的消息有所不一。”花池眉头微蹙,“这么说,许青玉的事,你们都不知道?”

陆丰易紧接着一五一十地说出了他们在许青玉房中发生的事,把当时与许青玉的对话告诉了四人。

“许青玉这家伙…”沈知秋有些惊愕,“居然杀自己的父亲和哥哥?”

“并且为了自己的利益损害城中百姓的利益…”萧祁沉声道。

“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但是既然他不愿意说,我们当然要查出来。”

“做了这种事,居然还能心安理得的在这儿做城主…”苏炳撇了撇嘴,“心可真大。”

“喂,你们过来看!”陆丰易似乎发现了什么,几个人一齐向他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摆放着一樽金光闪闪的灵碑,而灵碑下赫然是一座别致的金棺材。

“太…夸张了吧…”

陆丰易瞠目结舌地杵在那儿。

“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多的金子…”

“谁不是呢…”谢子舒的嘴张的比陆丰易还大。这么多金子,都能包办下整个皇朝的香产业了吧…

“碑上有字!”萧若寒放下许青玉凑了过去,一字一顿地念道,

“青,铜,之,墓。”

“这不扯吗?这明显就是黄金之墓啊!”陆丰易立刻嚷了起来。

“青铜是许青玉的小妹。”萧祁立刻想起了许青玉当初对他们说过的话,“他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叫青荷一个叫青莲。”

众人的脸瞬间都黑了。

“咳咳…”终究还是萧若寒打破僵局的轻咳了两声,“名字不重要,你们有谁知道这个青铜…”

“咯噔”一声,极为突出的打断了萧若寒接下来要说的话。

刚刚被萧若寒放下的许青玉颤颤巍巍地站起了身,眼中是从未有过的凌厉之色。

“离青铜远点!”

“青玉你别乱动了,你身上的药效还有一盏茶时间才退呢!”陆丰易紧张的叫出了声。

花池和谢子舒迅速看向陆丰易,“你为什么告诉他?”

“…额,我,我一时激动…”

“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谢子舒感叹般的看着他。

“我…”

“你们给我离青铜远一点!”许青玉身上没有武器,就捡起脚下的石子朝他们扔了过去,他的声音似乎带起了一阵哭腔,狂乱无力的模样看得人怀疑起他的身份。

苏炳:“这家伙…真的是许青玉?”

谢子舒:“我扛过来的还有错?我保证,许青玉本玉!”

看着许青玉那副着了魔样子,离棺材最近的萧若寒当即做出了反应。

“世子殿下!”眼看着萧若寒的手就要碰上棺材上盖,谢子舒大吼了一声,“我帮你按住许青玉!”

萧若寒愣了一下,视线还是没有从棺材上盖上移开,“不按也行,盖子被封住了,要工具才能弄开。”

谢子舒闻言呆了一会儿,而许青玉手脚并用地朝他们扑去,花池眼疾手快地将他钳住,电光火石之间,一把尖晃晃的匕首从许青玉怀中被甩了出来。

“…”陆丰易上前捡了起来,对许青玉露出了欠揍的笑脸。“谢谢你啊青玉,帮大忙了。”随即直接甩给了谢子舒,“快去给世子殿下!”

许青玉面色白的有些可怕,他死死地瞪着陆丰易,仿佛要勾走他魂的厉鬼,“你们!你们要是敢开青铜的棺材…”

“已经开了。”萧若寒面色沉静的走过来将匕首递到他的手中,“放心吧,刀身完好。”

“………”

此时,沈知秋虽然看不见许青玉脸上的表情,但从他那不断颤抖的肩膀还是能体会到,这个可怜的男人,快要崩溃了…

这时,萧祁和花池迅速转过了头,“不好,大家快趴下!”

什么?!

沈知秋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身边的花清逸一脚踹到了旁边,一阵寒风从身后掀来,似乎有几阵泥沙糊住了她的眼睛…

肥钋剑喙鲑芙鸾篱
肥钋剑喙鲑芙鸾篱 肥钋剑喙鲑芙鸾篱(欢愉主妇)

欢愉主妇

最新内容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