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最新中文字幕在-第二十五章 叫嚣

作者:猝柬裂张峥滗妆 2020-02-14 22:05:16

标签: 韩国理论论大全 青青草 线观

2017最新中文字幕在

2017最新中文字幕在-第二十五章 叫嚣

韩国理论论大全 “郑旭小儿,你今日若不收回辱及小督国之言,当众道歉,我与你不死不休!”

青青草 线观花台之上,一稚嫩青年一把拽住郑旭的衣领,满面的怒气,手上青筋暴起,眼睛都睁红了。

“无聊,你不喜欢听我偏要说,那等沽名钓誉之辈,不配与我郑旭相提并论,也只有你这种粗鲁之人奉之若神明。”

郑旭一巴掌打开青年的手,整了整衣襟,眼露不屑道。

“混账!”

“少爷,不要,少爷!”

青年气的银牙紧咬龙眉倒立,上前又要动手,身后似乎是他的家仆忙搂住他的腰大喊道。

“这家仆是个女子。”

“这是个女娃。”

楼上敞着门的雅间里,林晨与张澈不约而同的开口道,说完两人一怔,相视一笑。

“张兄与我,果然是天赐的知己。”

“林兄所言极是,似我两人这等心有灵犀的本事,实属罕见。”

“哈哈哈,张兄,来,共饮此杯。”林晨豪爽的举杯大笑。

“正有此意,只是不知林兄是何时看到那家仆穿了绣鞋的?”张澈一甩头发,也端起酒杯。

“哦,没有啊,我是看她没有用白布缠胸,胸前那两大坨很是显眼。”林晨下意识的说道。

门外人声鼎沸,两人这里倒是难得的有些安静。

“哈……哈哈,为我们的眼力共饮此杯!”林晨尴尬一笑,再不提心有灵犀的事。

张澈忙举杯道,“我方才也是此意,喝!”

“噗。”门外女子险些没笑出来,赶紧捻袖捂住了自己的嘴。

楼上欢声笑语,楼下的闹剧却是愈演愈烈。

“混账东西,若是十年前没有小督国,哪有你现在安稳日子过,忘恩负义之徒!”青年被抱住腰,想冲过去又怕弄伤了侍女,只能指着郑旭大骂。

郑旭听了他的话,却是一脸的不屑,“呵,谁知道那四个弹丸之地的才子什么水平,能被个十岁的女娃娃打败,想必跟你这身无功名的粗人,也差不多了。”

这话便是羞辱了,那青年脸上涨的通红,却又无言以对,自己还没到弱冠之年,未考取功名虽是常事,但相对于郑旭来说,确实弱了三分。

“陶元杰,没话说了吧?哼,那小督国经常参加黎州诗会却从来也作不出个一诗半词,恐怕是那等粗浅的学问,见不得人吧。”郑旭整了整袖子背手而立道,言语里却多了几分微不可察的愤恨。

台下的才子们这可有些不淡定了,一个个面露愤怒的看着郑旭,他们虽说不上崇敬小督国,却是从心里的感激她。

“郑旭这厮,仗着自己音律方面颇有天赋,便如此恣意妄为!”一蓝衫公子愤愤不平的说道。

旁边一道来的朋友闻言一惊,赶忙拉了拉他的衣袖,悄悄的劝阻道,“杨兄慎言哪,这郑旭在官山城颇有几分势力,没必要这个时候得罪了他。”

“哼,上次黎州诗会我有幸收到邀请,那郑旭欲请小督国共奏一曲,却被她婉拒了,想是那时便记恨上了,端的是气量狭隘。”话是这样说,他却也不敢真的和郑旭叫板,轻啐一口也就没了声音。

“你胡说道!”名叫陶元杰的青年挣开侍女,往前一步,“小督国的才名早在十年前就传遍了整个天明,陶某虽然不济,那许许多多敬仰小督国的文人却绝对有比你更天才的才子!”

郑旭闻言却是一怔,随后突然嗤笑出声,嚣张的伸出手指一一点过在场的诸位文人雅士,“哦?竟有这等人才,是你吗?还是你?还有你你你,可敢上台与我比一比?”

那嚣张的态度引得在场众人无不咬牙切齿,不过他也确实有叫嚣的资本,在场的文人无不是官山城周围的,且不论得罪这郑旭有什么下场,这附近若论音律,无人能与之抗衡。

陶元杰咬着牙,无可奈何。

老鸨也一脸尴尬的站在边上不敢搭腔,早知道这郑旭如此会惹事,自己是绝不会请他的,现在肠子悔青都没用了,人都请来了,难道轰下台去吗?

台下众人面面相窥,也没人愿意上台比试。

文人雅士身边那些姑娘们却没有一个面露鄙夷,只是适时的安慰两句。

“怪不得这风月楼远近闻名,就这等待客素养也非寻常青楼可比,是吧林兄,林兄?林兄!”张澈正自感慨,转过头已经没了林晨的身影。

门外女子见林晨呼的疾步下了楼,咬着朱唇略一思索,跺了跺脚朝着门外小步跑去……

郑旭最是享受这种羞辱别人,别人却又无可奈何的感觉,无与伦比的爽快感让他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台下的众人却是感觉面上臊得慌。

花台上下正僵持着,老鸨嘴角一抽就要硬着头皮上前圆场,只听从上楼的楼梯旁传来一声大喝,“哟,这不是郑大公子嘛,你的侍女小雪呢,几日不见我很是想念她啊。”

台下的众人纷纷让开一条道,目送着这位勇士一步步走上了花台。

要用一句话来形容郑旭此时的心情,那就是比吃了苍蝇还恶心,看着林晨挠着头一步步朝自己走来,路上还摘下那条发黄的发带甩了一甩,郑旭砍死他的心思都有了。

收拾收拾心情,郑旭看着林晨强装镇定道,“我道是谁,这不是咱们的书法大家林晨林少侠吗,有何贵干。”

“哦,我倒是没什么特别的事,只是觉得那小督国挺身而出,护了这等傻驴,当真不值。”林晨收起玩笑的嘴脸,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呵,笑话,我何曾让那贱……让那女子护我,等等,你骂谁呢!”郑旭说到一半才回过味来。

林晨无辜的看了他一眼,“谁搭腔我就骂谁啊,哎?原来这里真有叫傻驴的人啊,郑兄,这是你的外号嘛?”

“你!”郑旭进退不得,憋得满脸通红。

“哈哈哈哈。”

台下的众人被郑旭气势压的久了,都转变成了愤怒,此时见他吃了瘪,有那胆子大的便笑出了声。

有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转眼间台下已经笑成了一片。

台上的陶元杰却是眼前一亮,走到林晨身旁略一拱手,“在下陶元杰,还未请教?”

“林晨,跑江湖的。”林晨也不在意,挥手回道。

陶元杰倒也没有因为林晨是江湖人士而轻看,反倒是恭敬的客套了两句,“久仰久仰,林少侠当真是年少有为,品貌非凡。”

这倒让林晨有些另眼相看,这些个所谓文人与武林人士一般都是互相瞧不起的状态,能一视同仁的张澈是第一个,这陶元杰就是第二个。

“失礼失礼,陶公子也是仪表堂堂,气度非凡啊。”很少有人像这个陶元杰一样,如此诚实了,林晨暗暗想到。

“过奖过奖。”

“失礼失礼。”

郑旭看着对面两人在那相互吹捧,完全无视自己,肺都要气炸了,“林晨,你若要比,便拿出琴来,你若不比,便快快下台去,粗人一个,在此有辱斯文!”

林晨眨了眨眼,“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比了,在下不通音律的。”

郑旭好笑的看着林晨,“那你上来干什么的?”

“聊……聊天?”

陶元杰与台下想看戏的众人顿时傻了眼。

猝柬裂张峥滗妆
猝柬裂张峥滗妆 猝柬裂张峥滗妆(2017最新中文字幕在)

2017最新中文字幕在

最新内容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