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grand老妇人-第二百四十九章 晕船

作者:冁徽辔戮 2020-02-14 12:15:10

标签: 来让我舔会

欧洲grand老妇人

欧洲grand老妇人-第二百四十九章 晕船

来让我舔会 一行人先走陆路,在橙霞坐船到临海停了两天再改乘海船。

大兴官方第一次出海,带队的还是当今皇上的爱弟睿亲王,当地官员都来相送。又是一番叮咛一番话别,众人陆续上了船,后面跟着的商船也早做好了准备,随着主船的开动,后面的船紧紧相随,向着天际驶去。

贺子文眼泪汪汪的,一直看着浩浩荡荡的船队远去,最后成了几个黑点,才问贺长风:“爹,娘要多久才能回来?”

在京城来的送行人中,就他们父子送的最远,贺长风拉着儿子的手,走到马车边,他们要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再回去。

把儿子抱上车,他自己也钻了进去:“很快,很快就会回来了。”

贺子文倚在贺长风怀里,半天又闷闷地问:“爹,回去的时候咱们还坐船。”

“嗯?”儿子小时候落过水,以后就有了个怕水的毛病,这事他这当爹的岂会不知道?可来的一路上,他竟然硬是咬着牙撑了下来。

“我不但坐船,以后还要学游水。”

“为什么,你不是最怕水了吗?”从这里到京城,陆路和水路差不多,他们也可以坐车走陆路的。

“娘亲都坐了大船去海上了,我也要坐,还不要害怕!”

原来是这样!贺长风摸着儿子的头发,欣慰地说:“好,咱们回去的时候就坐船。”

“嗯!”贺子文猛点头,眼睛亮闪闪的,“我还要上甲板,还要站在船头!”

贺长风哈哈大笑,连声说好。

不提他们父子,且说船上的人,第一眼看见这艘主船的时候,他们的心中同时飘过一句话:这船好大,大得可以在上面骑马!这船好高,有三层。上船后分了房间,江闻思江蓉儿和楚眉,三个住了最高的那一层。中间那层住的是随行官员。最下面那层住的是仆人杂役。待船一开,新鲜劲一过,心情就又开始惶恐了。

他们中坐过船的不在少数,但江河船是不能和海船比的,就是心境也不同,那种无根的漂浮感和一望无际的浩渺都是内陆的江河不能相比的,

还听说海上的风浪大的时候很吓人,小些的船都能吹上天空。虽说船上的船员跟他们说这船大,不怕风浪,但他们终归还是担心不已。

自己的卧房也不想去,一个人孤零零的,就算有下人陪着,可也总觉得小小的房间,太让人压抑了些。

人是群居动物,除了最高那层住着的那三位,剩下的都挤到了餐厅里。人一多,胆子就大了一些,叽叽喳喳的没话找话的像是在讨论什么,其实是在相互壮胆。

这种状况一直到晚饭后,实在熬不过困的他们才在下人的扶持下回了自己房间。

第二天就有人开始晕船,在江船上的平稳再加上时日短,晕船的人不多,也不太严重。到了海船上那种眩晕感就明显起来了,有晕得重的还以为自己要死了,哭哭啼啼的,甚至写起了遗书。

楚眉听见这事笑了,对来讨主意的江蓉儿说:“公主不晕船,实乃大幸。”

其实一开始她最担心的就是怕江蓉儿晕船。

“唉!”江蓉儿叹道,“我一女的都不晕船,闻思一个大老爷们却晕船了。”

“这个可不分男女。”楚眉吩咐船上医生去给他们瞧瞧,根据身体状况给他们开药。

江蓉儿站起来:“我去看看闻思。”看他那个样

子都替他难受啊!

“那我也和公主一起去。”和江蓉儿在一起,也省得他们乱嚼舌头。

她们来到江闻思的舱房,一屋的下人正在忙乱,加上药味,气味也真是不太好。

江闻思躺在床上哼哼着,脸色苍白。看见他们进来,无力地晃晃手指:“你们俩自己找个地方坐吧,我就不起来了——哎哟,难受死我了。”

“你在江船上不是好好的吗?”江蓉儿不解。

“以前坐的时候也晕的,后来才习惯了,现在又坐了海船,才知道不一样。”江闻思有气无力地说。

“不过你这情况比一般的晕船好多了。”楚眉给他宽心丸。

“是吗?”江闻思眼忽然一亮,“楚姑娘,你给出几个脑筋急转弯呗,说不定我一想那个就不难受了。”

“什么?”江蓉儿一愣,反应过来后哭笑不得,“还有心想这个?我看你还是不难受!”

楚眉也哈哈大笑:“服了你了,睿王爷!”

江闻思苦着脸说:“我就这点子爱好……”

“好好好,我给你出。”

楚眉忍着笑,给他出了几个,果然,江闻思不再哼哼了,开始拧眉思考答案,连楚眉拉着江蓉儿悄悄退出来都没看见。

“他,他……这个,还能治病?”江蓉儿满脸的不可思议。

楚眉噗嗤一笑:“哪呀,他本来就不太严重,因为老想着以前晕船的事,就以为自己有多严重,说白了就是在自己吓唬自己。”

江蓉儿也忍不住笑了,但一想这是自己的弟弟,让楚眉这样看笑话也不好,就说:“那我就不担心他了,要不我去瞧瞧别的人,楚姑娘,你……”

“我和你一起去。”楚眉爽快地说,“他们都是我大容的贵客,我关心一下也是应该的。”

两人一起挨个儿看了一遭,那些晕船的人所占的比例还不小,都过半了,船上的医生大夫都不够用,只好让不晕船的和船员都来帮忙。

“就这样的还想去攻打我们大容?先把晕船这一关扛过去再说吧!”有船员调侃道。

“我们又不是当兵的,他们的体格可比我们强多了。”大兴的官员们哼哼着,强撑着回嘴,“再说了,我们这不是结成友邦了吗?还打个屁的仗啊……呕……”

“是,咱们两国是朋友了,那咱俩也是朋友了。我说这位朋友,你老吐完了起来把药喝了?”

“不喝,我怕又吐了。”

“有什么可怕的,大老爷们儿死都不怕还怕吐?”

“那……那不是难受吗?”

“哈!还不都一样?起来喝药吧你……”

“哎哎哎,你轻点,我是个人,不是麻袋……”

“公主听见了吧?”楚眉笑着问。

江蓉儿感激地点点头:“谢谢你了!”

“公主说哪里话来。”

楚眉笑道,两人并肩往回走,一路上江蓉儿几次欲言又止,楚眉只是装作没察觉。

这种情况又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在江船上就曾经有过的,只是那时候贺长风他们都还在,江蓉儿的大部分注意力都在他们父子身上,现在,她终于要忍不住了吗?

不过,江蓉儿还是有一定的耐性的,她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到了她自己的房门口,对楚眉含笑道谢后,就进去了。

……………………

我没有坐过船,也不知道这晕船是怎么回事,查了一些资料写的。

最新内容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