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便器之佐良娜-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生伯反击

作者:铐蛇郐噢墓 2020-02-14 05:00:08

标签: 八 妻 子影院

坐便器之佐良娜

坐便器之佐良娜-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生伯反击

八 妻 子影院 冷毅生是真的不怕,事实上,冷毅生的想法很简单,就算你们开枪,我也有信心在开枪的第一时间躲开。

第二个原因就更简单了,没得到上边的命令,你们这些大头兵敢开枪吗

到时候,谁开枪谁就是他替罪羊,谁就会站出来为这件事情负责。

“我劝你们还是把枪收起来吧,这些东西给不了你们安全感,现在我需要知道你们到底代表的是谁, 让管事的过来”

“还请你们配合,负责人一会过来。”

这么说的意思很简单了,想说话,可以;见负责人也可以,可要让我们把枪收起来,很对不起,我们是有命令的,做不到。

“好,非常好,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不客气,我不管是谁给你们下的命令,这里是冷家不是你们能撒野的地方,我理解你们的身份,也明白,但你们现在的行为我觉得不应该是是站在国家的立场上。”

“动手”

冷毅生的意思很明了了,那就是你们的这种行为是不合法的,根本就不是国家下命令让你们这么做的,说的再简单一点,公报私仇,恩将仇报。

所有的士兵显然并不相信,可下一刻他们就后悔了,每个人都感觉到手长传来的锥心的疼痛,低头一看,顿时愣住了,两只手的食指全都被削断了。

此刻在冷家大厅中的人也愣住了,惊讶,好奇,实在是因为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根本就没看到,就好像一瞬间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当兵的不愧是当兵的,即便这样,也没人吭一声。

“将这些人带下去,谁敢还手,还是一样,削掉食指。”

对一个士兵来说,没了那根手指都行,可就是不能没了食指,当兵的不能开枪还叫什么当兵的,而开枪最关键的就是食指。

其他手指不行吗

对不起,还真就不行

诺大的冷家大宅,只有大厅的这些士兵被抓起来了,其他地方的士兵还并不知道会客厅发生的事情,陈鼎初和杨成雄也不知道,在两人觉得了冷锋不在,冷家人面对部队,一定会有所收敛。

即便冷家人比较硬气,可陈岩樵在,杨廷玉在,这两个人都是体制内的人,自然知道该怎么做,两个人根本就没想过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

两人仍然一边走,一边欣赏着冷家大宅中的布置。

假山,奇景,盆栽,植物,亭台楼阁,等等,都让两个人感叹不已。

杨成雄指了指远方山头中间若隐若现的塔尖,说 “听说冷锋为冷家修建了一座非常大的图书馆,修建的跟古代的藏经阁一样,应该就是那一座了”

陈鼎初顺着杨成雄的目光看了过去,便说道“是啊,想来应该是了,你说这冷锋啊,还真的是有远见啊,竟然知道持家之道。”

“就从这一点来看,我们动手就没错,就凭那小子的心思,这要是今天没干掉他,给他时间,假以时日,恐怕到时候上断头台的就是我们了。”

“他没机会了。”陈鼎初冷冷的说道。

一路的见闻,让陈鼎初知道,他之前对冷锋的看法恐怕还是有些偏颇的,这样的人,固然重感情,但同时也异常的心狠,一旦让他觉得你会对他产生威胁,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动手干掉你,而且是斩草除根。

陈鼎初非常明白,从本质上,他,杨成雄和冷锋都是同一类人,再加上超级兵王这个身份,必须尽快干掉冷锋,越拖变故越大。

一念及此,陈鼎初觉得他不能再犹豫下去,很有可能会出现未知的变故,

杨成雄一看,就明白了,陈鼎初八成是想到什么事情了,也没问,当即快步跟了上去。

冷宅中的会客厅在一处山坳中,不穿过层层的亭台楼阁才能到达会客厅。

会客厅坐西朝东,前方几百米之外就是湖泊,站在会客厅的仰天上只能够看到如镜面的一样的湖泊的。

越走,两个人越是惊讶,他们已经走了十分钟了,一问旁边的人,竟然还没到,这可真的让两个老怪物震惊了。

“老陈,这冷家还真的是大啊,这得有上万平方公里了吧,而且我看好像周围好多个山头都给包围进去了啊。”

“不只是占地面积,我们这一路走来的各种建筑,全都是是仿古建筑,最重要的是我们这一路上看到的古董字画这些东西,我看都不是赝品,单就这些东西就不是普通家族能得到的,有钱都不行,可你想想我们刚才看到的,单就这数量就秒杀了多少家族。”

“四九城里有那一家能比得上冷家,单就说这底蕴,我们就已经输了。”

“这冷家当真是可怕啊”杨成雄感叹道。

两人一路走,一路惊讶,到后边已经完全无感了,实在是这一路上看到的东西太让人震惊了。

古董字画在这里完成真就成了装饰品,从各种布置来看,两人觉得完全是根据布置来布置,完全不看价格。

这其中有很多称得上价值连城,就说那几个元青花的大罐,门庭上的开炉五铢钱,这是你有钱就能得到的嘛

开什么玩笑

开炉钱就不多,何况还是真的,更甚至是朝代连在一起的,就先不说这本身的价值,就说能不能找齐这么多真品都是问题。

终于,两个人带着庞大的队伍走到了湖边,这座被冷锋称之为镜湖的湖泊真的称的上是好去处。

面积不小,最重要的是,站在湖边竟然有种心慢静下来的感觉,。

此刻太阳当空,虽然是冬天,但这里却让人感觉不到一丝寒冷,甚至于两人站在岸边竟然感觉到一丝炎热,这让两人直呼神奇。

一眼看过去,竟然看不到湖泊通到什么地方,引起两人注意的就是湖中间的凉亭。

陈鼎初突然有种感觉 ,那湖中心的凉亭绝对不简单,一定隐藏着冷锋的什么秘密。

当即,陈鼎初就看到了湖中的小船以及小船上躺着的老头,当即问身边的人 “为什么不把老头给控制起来 ”

士兵回答道“我们过来的时候,老头就在湖中心,不管我们怎么喊,老头都像没听见一样,我们已经安排人去带冲锋舟了。”

陈鼎初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这老头怕不是个聋子吧,可他想想有觉得不太可能,冷锋在这里弄个聋子,这也天不符合冷锋的思想境界了。

“冲锋舟呢”

陈鼎初没来由的觉得不着急去见冷家人,到凉亭中看看或许会有意外的收获。

“已经在运过来的路上了。”旁边的士兵回答道。

“你们虽然是陆军,不过我想应该有人会游泳的吧, 去几个人把老头叫过来。”

从年龄上来说,陈鼎初和艄公的年龄是一样的,这就是生活环境的不同造成的差别了,艄公看起来是半截身子都入土的人了,而陈鼎初看起来不过五十岁即将六十岁,说话中气十足,一点都不像快要挂掉的样子。

“这”

旁边的士兵有些犹豫,但很快,他就注意到岸边的牌匾。

严禁下水

只有四个字,其他什么也没有,但对陈鼎初来说,这尼玛就是赤裸裸的挑衅,国家的部队竟然被一块牌匾给吓到了,说出去丢人不丢人

“哼”

旁边的上尉顿时额头上的冷汗就下来了,没多想,直接转身对岸边负责警戒的士兵指了指小船上的艄公。

事实上,半个小时之前,当士兵出现在镜湖边上的时候,第一个就是控制艄公,可不等他们有所动作,艄公就把船撑到了湖中间。

上边有命令,冷宅中随便一个人都必须活捉,不能开枪。

士兵无奈,正准备跳水游过去抓人,可就在跳水的最后一刻,所有准备下水的士兵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心悸,低头看着平静的湖面,越来越感觉水下边有东西,最后大家都非常默契的选择了等待,等冲锋舟到。

现在再一次被要求下水,士兵是很犹豫的,可上边有命令,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们又不能拒绝,唯一能做的就只能是执行。

士兵把步枪交给旁边的人就准备下水,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块石头打在了正要下水的士兵脑袋上。

“嘭”

一声闷响,大家齐齐看了过去,这才看到士兵的脑袋上竟然流血了,所有人看向艄公的眼神都变了。

这是一个高手,这是所有人此刻内心的想法,尤其是陈鼎初和杨成雄,都是如此。

艄公仍然躺在船上,似乎是在晒太阳,不过他却是指了指水面,又摆了摆手。

意思很明显了,就是个傻子都能看出来,不要下水。

可对于陈鼎初和杨成雄来说,根本就不是这么想的,对他们来说,达到目的才是最重要的,至于说牺牲,那不过是个数字而已。

“多去几个人,把人带过来,我有话要问。”

要说,这个时候,陈鼎初真的很好奇,他知道这个老头是个高手,他很想知道,这个老头是冷锋怎么找过来的,如果可以的话,他很希望这个老头能跟他走的。

铐蛇郐噢墓
铐蛇郐噢墓 铐蛇郐噢墓(坐便器之佐良娜)

坐便器之佐良娜

最新内容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