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在花园含乳-第二十三章 青枫坊

作者:呃蠕挹杠 2020-02-14 03:55:08

标签: 在线综合

王爷在花园含乳

在线综合 “十四叔,我也是刚刚才突破炼气二层。”韩孟海向来谦虚低调,没有半分骄傲“只是现在灵力还不胜稳固。”

“大侄子,你天资确实不错,这么短短时日就突破炼气二层,这速度可以媲美双灵根了。”

韩宗亮相当羡慕韩孟海又提升了境界,不由叹气道“唉,只可惜我资质差,又受了重伤,道途基本无望,你看,服用了这么多三叶何首乌,我还是没能突破炼气期。”

面对沮丧的十四叔,韩孟海安慰道“叔,事在人为,只要你好好调理伤,以后好好修炼,也是有机会突破境界的。”

韩宗亮脸上挤出一丝尴尬的苦笑“这但愿吧。”

韩孟海在修行上其实也帮不上十四叔什么。

修仙一途,旁人的指点或许会有醍醐灌顶的效果,但是要想真正提升境界,还是重在自身修炼和领悟,举一反三,触类旁通。

否则单纯依靠他人指导,终究是镜花水月,不得长久。

有关青葫芦的今日发生的特异之处,他不打算告知十四叔。

韩家山门对家族修士的仙缘奇遇,向来不过问。

千百年来,每个韩家族人一生或多或少都会有奇遇。这些奇遇都属于个人私隐,韩家从来不会强制要贡献给家族。

而且这种发生特殊异变的灵宝越少人知道越安全。

“对了,十四叔,我打算离开药田几天,去一趟青枫坊。族里奖励的那张蟒蛇皮,我想将它炼成一件下品灵器蛇鳞盾。”

韩孟海手上已经有中品灵器青锋剑,但是没有一件防御灵器,之前对战二阶圆斑蝰蟒,韩孟海险些受伤。

他意识到自己很有必要有一件防身灵器。

恰好现在手头上有圆斑蝰蟒皮,借此机会,他打算去一趟青枫坊,将它炼制成蛇鳞盾。

韩宗亮拍拍胸脯,一脸无所谓,道“大侄子,那你放心去吧,药田的羊脂灵米收完,补灵丹也炼完了,药田暂时无大事,其余小事就包在我身上。

对了,你去坊市,就顺便帮忙叔,把这些蛇蜕兑换成灵石吧,最近手头有点紧,急着换点灵石用。”

说完,韩宗亮回茅草屋取出自己获得山门奖励的蛇蜕。

这种蛇蜕灵药一般用于炼制解毒丹,现实中很难直接用得上。

韩孟海也分配了些许蛇蜕,他也打算一同换成灵石。

看守药田毕竟是这次下山的任务。

韩家有规定,族人执行任务期间是不能私自长时间离开的,否则任务的灵石奖励将会被克扣。

因此,韩孟海要离开药田去青枫坊,必须要得到韩家长老会的允许。

他用传讯纸鹤传讯给无稽山门的三伯。

等了一天。

韩孟海就得到了韩宗跃的回迅。

韩家长老会批准了他的外出。

药田闲暇无事,又有十四叔照顾着打理,在收到回迅后,韩孟海整理好行囊,便骑乘白唇灵鹿前往青枫坊。

所谓坊市就是修仙资源交易场所,在这里,灵草、丹药、灵符、武器灵器,以及灵矿等等,一应俱全。

按照经营的规模大小,坊市分为五等。

其中五等坊市经营规模是最小的,一般都是修仙世家经营。

南漓省四郡每一郡的修仙世家都有各自的坊市。

无稽郡的青枫坊就是韩家独家经营的坊市,也是郡县辖区内的唯一坊市。

这间坊市离家族山门无稽群峰不远,因坊市内大量种植青枫木而得名。

这种树四季常青,叶带清香,树高叶密,一经风吹,青枫飘飘,香风习习,意境悠远。

坊市故此为名。

青枫坊自道一先祖开辟以来,到现如今已经有近一千年的历史了,因经营规模不大,修仙资源有限,故而只做先基期修士和炼气期修士的生意。

考虑到坊市安全性,非韩家族人炼气期修为之上的散修,除非得到韩家长老会特别准许,发通行牌,否则是不允许进入青枫坊。

青枫坊只是五等坊市,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坊市内的丹药铺、灵器铺、医疗馆、养生馆鳞次栉比。

到了重要的交易日子,平日冷冷清清的青枫坊还会有许多散修摆摊。

韩家炼制的补灵丹在南漓四郡,乃至鲁国都是独一无二。

每一年补灵丹开售之日,总是青枫坊最大的交易日子。

韩家极其重视,每年都会挑选好日子,正式开售补灵丹。

一经开售,盛会往往持续近七八天。

一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这几日赚取的灵石,占据了韩家一年府库收入的近六成。

恰好今天正是补灵丹开售第三天,青枫坊人流熙熙,分外热闹。

韩孟海骑乘白唇灵鹿,进入坊市后,只能下鹿,独步慢行。

韩孟海此行目标很明确,他要先到了家族开设的百草堂,将溶洞巢穴收集到的蛇蜕兑换成灵石,再去家族的灵器铺,委托八伯,将蟒蛇皮炼制成蛇鳞盾。

百草堂位于坊市的东北方位,是韩家经营的丹药铺。

铺面售卖各种品阶的人丹、灵丹,还有低阶常用的灵草灵花,因价格公道,在南漓四郡修士间也是有口皆碑。

除了售卖以外,百草堂也会回收一些丹药和灵药,而且价格颇为公道,很受一些散修的欢迎。

韩家族人在外获得的私人药草,也是可以在这里回收兑换灵石的。

百草堂现在的主事人正是炼制补灵丹的韩宗白,他是家族的三阶下品炼丹师,百草堂的一应杂事,事无巨细,都归他管理。

韩孟海将白唇灵鹿栓于堂前,进入百草堂,六伯不在堂面,只有一个先基期修为的伙计在柜台。

因久在山门修行,又看守药田,未曾在坊市露过面,铺面柜台的伙计也不认识韩孟海,但是这伙计也是有见识的,识得外面的白唇灵鹿,便知眼前人是韩家炼气期修士,十分热情道:

“仙长,有何需要?购买灵丹还是灵草?”

伙计虽然年逾三十,不过面对修为更高的韩孟海也只能尊称为仙长。

“都不是,我是来把这些蛇蜕兑换成灵石的。”韩孟海开门见山道,随后从一口皮袋倒出一堆白白花花的蛇蜕。

伙计修为不高,但是在百草堂做事许久,眼光向来不差,一眼就认出了是圆斑蝰蟒的蛇蜕。

结合眼前人的年纪和修为,伙计试探性问道:“难不成仙长就是无稽郡城,亲手斩杀蟒蛇的韩孟海?”

伙计说这话的时候,微微拱了拱手,言语中也带了几分钦佩。

在自家丹药铺,韩孟海也没必要隐瞒身份,爽直道“正是我。”

当日以一人之力斩杀圆斑蝰蟒,平息大乱后,韩孟海的名字就从无稽郡城传到了无稽山门和青枫坊。

连青枫坊百草堂的伙计韩孟陵都听说了。

呃蠕挹杠
呃蠕挹杠 呃蠕挹杠(王爷在花园含乳)

王爷在花园含乳

最新内容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