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 侵犯r18-第四百二十三章 越走越远

作者:污到下面滴水的小说 2020-02-13 08:40:50

标签:

按摩 侵犯r18

按摩 侵犯r18-第四百二十三章 越走越远

午夜福利在线 “好,既然这样大家都退下吧?只要轩辕直和南宫奇这些魔教叛徒,暂时关押等到把中原武林和各大门派掌门全部生擒活捉,在做处理!”宋鹤说完便和上官擎一、“刀魔”、“嗜血妖姬”、林木一来到魔殿后宫商量下一步行动!

电影天堂,快插电影2012年最新电影'eeuss影院“刀魔”首先开口道:“教主、国师,据可靠消息沈琅和中原武林各大门派在有五天就可以到达梦幻谷,我们该怎么做?”说完“刀魔”看着上官擎一和谷鹤!

“国师你看呢?”听说沈琅在有五天就到,谷鹤一时间心里开始打鼓,急忙用目光看向上官擎一。

上官擎一看出谷鹤的害怕,在心里暗骂一声胆小鬼,但是表面却装作无所谓地道:“教主不必担心,等到他们来了,让林长老过去安排他们在山下小镇客栈休息。等到十六那天把他们带到谷内和今天一样,我们在饭菜里面下上化功散,只要沈琅他们吃了喝了就会和轩辕直他们一样束手就-擒!”

“可是!”谷鹤一脸担心道:“国师,等到沈琅和中原武林以及各大门派到来,看不到新娘新郎会不会起疑?”

“这个请谷教主放心我早就想到了!”上官擎一一副胸有成竹道:“我已经想好了,到时候让左护法“嗜血妖姬”扮做南宫素雪。“刀魔”扮成轩辕直。国师我就直接扮成国师南宫奇,到那天来敷衍他们!”

old欧美肥胖老太videos m.oldwomen.org“国师果然高明!”谷鹤听了顿时眉开眼笑,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好了教主,你休息我要去右护法那,把今天的好消息去告诉给他,让他也高兴高兴!”上官擎一说完带着“刀魔”和“嗜血妖姬”离开去见公孙木朗!

望着三人离开的背影,谷木一兴奋对谷鹤道:“教主,上官国师果然没有让我们失望!”

谷鹤一脸得意地道:“这么多年来,本教主什么时候看错人过!”

林木一四下看了一眼,确定不会有人偷听这才小声对谷鹤说道:“教主,你说将来有一天上官擎一会不会反过来对咱们不利?”

谷鹤笑了笑道:“我想他应该不会,别忘了他可是被沈琅逼得走投无路才到的这里,你也看到了他对一个如今已经变成残废的公孙木朗都这样有情有义!“谷鹤觉得上官擎一不会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

林木一想了想觉得谷鹤的话有些道理,便点点头问道:“教主,那些被关起来的人怎么处置,真的像上官国师说的等抓到沈琅和其他人后一起处置吗?”

谷鹤想了想道:“这样你和我一起过去看看,如果他们当中有人愿意追随本教主的,本教主就对他网开一面。对那些认死理的人,不肯依附本教主的那就等着抓住沈琅在看国师怎么处置!”

“好!”林木一点点头。二人来到轩辕直等人被关押的地方。谷鹤首先来到轩辕直和南宫素雪被关的房间前,隔着窗户对这里面的轩辕直假惺惺道:“谷主,谷鹤多有冒犯还请谷主见谅!”

轩辕直抬头看了谷鹤一眼冷冷说道:“谷鹤,你这个混蛋!”

谷鹤装作一脸无奈,道:“谷主,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当年老教主临终交代,一定要重振魔教,一统中原。可谷主你带着我们这些人,越走越远,小人无奈只好选此下策。小人这么做都是为了魔教!”

“你勾结外敌,篡夺教主之位,你这种卑鄙之人一定不会有好下场?”轩辕直走到窗前,怒视这谷鹤,恨不得把他生吃活吞!

谷鹤面对轩辕直目光吓得一哆嗦,急忙从轩辕直的房间离开,来到关押南宫奇和夏逊等人的房间外。

“呸!”看到外面的谷鹤,南宫奇一口吐沫差点吐到谷鹤的脸上,随即指着谷鹤破口大骂:“谷鹤,你这个卑鄙无耻的混蛋,竟然勾结武林败类,篡权夺位,你将来不得好死!”

谷鹤被骂得脸一阵红一阵白站在那一句话说不出来!林木一在一旁上前指着南宫奇道:“南宫奇老东西,你竟敢骂魔教新任教主不想活了是吧?”

南宫奇冷冷一笑道:“老夫活了一大把年纪,有胆量你就把老夫杀了!”

林木一凶相毕露道:“老匹夫,你别以为我不敢杀你,现在杀你就像碾死一只蚂蚁!”

南宫奇胸脯一挺:“姓林的既然大话说出口,你就动手,老夫要是皱一下眉头不是英雄好汉!”

林木一冷哼道:“老匹夫,你不要逼我!”说完他握紧了拳头。之所以他对南宫奇有这么大的仇恨还要从几年前说起。林木一这个人非常贪婪,当年他掌管魔教财物的时候经常公报私囊,一次被南宫奇发觉,便想以教规将他处死,后来众人求情,南宫奇虽然免了他的死罪但还是重打了他一百藤鞭。致使林木一,一直怀恨在心,今天借着这个机会他是想报当年之仇!

谷鹤看出林木一的意图,他觉得自己刚刚坐上魔教位置,根基不稳,如果这个时候把南宫奇杀了,很可能引起哗变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便制止林木一:“林长老,不得对国师无理!”

林木一听了谷鹤的话后这才收敛气息指着南宫奇道:“老匹夫,你等着早晚有一天让你好看!”

“好了我们走吧?”本来是想过了劝降众人,因为林木一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谷鹤叫上林木一二人离开。

“如果知道林木一是这等小人,当年国师你杀他,我真的不该给他求情!”夏逊在一旁懊悔不已,对当年自己为林木一求情感到无比的后悔。

南宫奇不以为意安慰夏逊道:“夏长老你不要和这等小人置气,林木一不过是一个卑鄙小人而已,当年就算大家都不求情,我也不会杀他!”

听了南宫奇的话,夏逊心里更加不安!如果南宫奇要是在这个时候能够埋怨自己几句他的心里反而会舒服一点!

最新内容
相关内容